唯叶橙&张艺兴
追兴中……
@关你屁事-A- (侃大山微博号
 
 

暖心糖

*BGO无料,仅限交换,条件说出cp名和两位角色名,以及我的id

*确认去的妹子可以留下评论统计下数量

*七篇合集,有删减,整理了一下顺序
——————————————————————————
兴欣众人都在各摸各的鱼的时候,魏琛看到了一个私信,突然一脸贼兮兮得蹭到叶修旁边,拿手肘捅了捅他,“老叶啊。”
“干嘛?”叶修被他一弄差点手一抖操作乱了,干脆就停下来摘掉耳机。
“你和苏妹子这是在一起了还是没在一起啊?”
听到这话,叶修望了一眼在训练室角落里的苏沐橙,正巧她也抬头,发现他看着她,就冲着他一笑又低头盯着电脑了。
叶修又重新开始操作,一边回他的问题,“当然是在一起了啊。”
“啥时候的事儿!?”魏琛大声喊了。
一把把惊讶得站起来的魏琛拉下来,瞟了他,“老魏啊,你年纪大了怎么话还这么多呢,跟个碎嘴的老太太一样。”
“我去你的!我就好奇你们俩啥时候在一起的。”
叶修漫不经心得回答他,“顺其自然就在一起了呗。”
老魏一脸惋惜的表情,时不时还叹口气,“唉…好好的一朵鲜花怎么就给你这坨狗屎了呢。”
转念一想,又问,“那你咋告白的?”
“没告白啊。都说了顺其自然。”
“这也能骗到!?不科学啊!不过老叶不是我说你,你就不能跟小姑娘说点好听的么。”
叶修好笑得看着他,“挺有经验嘛,那还是只单身狗?”
“你滚滚滚滚滚滚!!!”
方才因为魏琛的大惊小怪兴欣在训练的人就看向了他们两个那里,这次就更好奇了,魏琛怎么就突然炸了呢?
“苏妹子啊,你说这个死不要脸的有什么好啊。”
被点到名的苏沐橙一惊,什么情况?怎么回事儿??
就随便回了一句,“哪都好啊。”离的有些远自然看不到叶修得意的笑,老魏则是郁闷不已。
等到只剩下他们两个人的时候,苏沐橙问起来之前的事儿,叶修这么一说得到她的笑脸一张。
“难怪老魏那副表情呢。”
“可不是。不过他说的也有道理。”
“嗯?”
叶修凑到她耳边轻轻地说:“我陪你白头到老。”     她笑着回答,“好。”

闷热的夏天让出租屋里的温度都直线上升,苏沐秋和叶修两个顾及着苏沐橙一个小姑娘只能把衣服穿着,不然早就光膀子了。
三个人一人拿着把大蒲扇,喝着冰镇好的绿豆汤瞬间就感觉到了满足两个字,虽然过了一会儿又燥热得不行。
“快去洗脸刷牙,该睡了啊。”
苏沐橙看了看唯一一个小房间仿佛冒着热气,摇摇头,“我要跟你们打地铺。”
“不行,太硬了,你睡不习惯得多难受。”苏沐秋义正言辞得拒绝。
“可是里面好热,外面还有电扇。”她期盼得看着苏沐秋,正当他被她打动犹豫的时候,叶修早就卷了铺盖铺好。
苏沐橙跳过去心满意足得躺在上面,笑嘻嘻得看苏沐秋,他也没办法,也就任她去了。
“放心,席子底下铺了两层呢,咯不到沐橙。”
于是三个人就这么睡了一晚上,虽然半夜都被蚊子临幸了。
叶修坐在她不远处,看见她的动静就问了一句,“醒了?”
“唔,我睡了很久?”苏沐橙揉揉眼睛才看清他。
“没多久,很累么?”
她就那么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或许吧,只是不知道之后怎么办。从今天开始再也没有每天的训练,固定的赛期。”
“习惯就好,刚退役那会儿谁不是这样。”
“那你呢?”
“我啊,我大概一直在想你什么时候退役好带你回家。”
“我刚刚好像做了个梦。”
“恩?”
“不过不记得了,大概是好梦。”
叶修走到她跟前,把手放在她头上,“今晚的机票,我们回家吧。”
她闭上眼睛,回了一句,“好。”

苏沐橙退役之后,不愿意闲着就做了模特,当然有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儿,可是以叶家的背景,直接统统摆平了,毕竟已经是名义上的大儿媳妇了。
叶修也是履行了他退役时候的诺言,等到苏沐橙一退役就去领了结婚证,举行了两场婚礼,一边是叶家弄得,另一边就是以H市为根基的兴欣弄得,大多都是职业选手和相关人员参加。
婚礼上被许多人吐槽,好好的一朵鲜花怎么就插给了叶修这个不要脸的呢。
那废话,玩得是养成啊。
叶家夫妇对于苏沐橙这个儿媳妇满意的不得了,原本想着以大儿子这性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才结婚,这倒好他自己就解决了。
叶妈妈都快把苏沐橙当成自家女儿了,一直宠着,叶修也不在意,宠老婆是肯定的。唯一比较凄惨的就是叶秋了。被催着结婚也就罢了,还得继续管着公司,叶修是干脆在联盟继续混了。
这天苏沐橙的行程是去S市参加一场秀,主题是梦幻婚礼自然就是婚纱和西装了。
经纪人在一旁提醒苏沐橙,“苏姐,时间差不多了。”
坐在椅子上任由化妆师折腾完最后一点,她就提起婚纱走出化妆间到T台候场。
“沐橙,你真漂亮。”同一公司的女模特夸着她。
苏沐橙笑着回答,“毕竟是婚纱嘛,肯定是得展现女人最美的时候。”
秀刚结束,正巧同样到S市出差的叶修就开车来接她一起回酒店,时间赶上看到苏沐橙压轴的婚纱。
叶修一边开车和苏沐橙聊了起来,“感觉像看到你被我爸牵过来时候的样子。”
她倒是有点好奇了,“那你是什么心情?”
“激动啊,又很幸福,从遇见你到娶你为妻肯定是老天爷安排好的。”
苏沐橙看他一本正经有点想笑,“你还信这个啊。”
“好事那就信一回呗,毕竟送了我个这么漂亮的老婆。”叶修耸肩回答她。
两个人的手交叠在一起,无名指上的戒指闪闪发亮,内圈刻有他们俩名字的缩写。
某天叶修接到叶妈妈打来的电话,惊得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有了!?”
“我带沐橙去查过了,三个月。”
“我立马回去!”说完就挂断了电话,拿起椅背上的外套直接回了家。
他小心翼翼得把苏沐橙扶着,唯恐她摔就或者滑了,“你小心着点。”
苏沐橙一脸无语,医生让她多运动运动,又不是玻璃娃娃那么易碎。看了眼叶妈妈都快笑得哭了,无奈得踹了脚叶修。
“妈在笑你呢。这才三个月哪有那么紧张。”
叶修抬头看着她,“让她笑好了,你是我的宝贝,自然担心。”
苏沐橙脸一红,更加无语也就随便他去。

深夜万家灯火俱灭的时候,风尘仆仆的叶修正开着车拐进路口。
正值夏末初秋,天气也并不是很冷,街角的烧烤摊依旧是人气旺盛。虽说都知道不怎么卫生,但是难得好这一口,就是放不下忍不了。
因为一些塑料桌椅挡住了他的去路,很是无奈的摇下车窗,探出头跟店家商量下给挪一挪。
这一看倒是看到了个熟悉的背影,他摇上车窗,望向后视镜倒车到另一边的街道口,打开车门走下来。
“又开小灶呢?”话里带着调侃的笑意,苏沐橙被他吓了一跳,本就是偷偷溜出来的,可不是有点做贼心虚的心理么?
她被这么一下,差点桌子都给碰到,那烧烤盘也是摇摇欲坠危险的很。叶修赶紧伸出手,一把扶住烧烤盘稳住桌子,顺带扯了把椅子坐下。
“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
叶修把她没说完的半截话给补全,“你以为是咱妈啊?这点她醒不了。”
苏沐橙脸一红,手放在叶修胳膊上掐了一把,只是带着点亲昵和害羞的小动作,没有丝毫痛感,只有爱意。
“白天睡的有点多了,本来就睡不着正好也饿了,就走到这边来吃点。”
“我记着你以前不喜欢呢?特别是那股孜然味,三个人撸串你总是不要孜然,还不许我和你哥吃。”
叶修一边说一边把烧烤盘里的串都排整齐,抽了双干净的筷子把肉弄下来放在她面前的小碗里。
苏沐橙用手撑着头,“对啊,可是不知道怎么的就喜欢了,今晚还特别想吃。”
他头也不抬回:“要照咱妈的说法就是你肚子那个想吃了。”
“诶,有道理诶。八成喝补汤和腻了,想改改胃口。”
“啊——”叶修用嘴唇试完温度再用筷子给喂到她嘴边,“那补汤确实不好喝,上回帮你喝了一次被她念叨了一个礼拜多。”
苏沐橙张嘴吃过后,听到他这么说又笑了,那次实在是喝不下让他喝了,被叶妈叨叨了好久。
你喝什么喝!你都多大了还要补身子啊?我媳妇儿是瘦的才要多吃点,你看看这肚子跟你爸有的一比了!”
“哪里有爸那么大…”
“哼,你爸年轻时候还有腹肌呢。你看看你这一坨肉。”
“……”
叶修当时内心想的是,老夫老妻还秀恩爱,难怪叶秋那小子溜得那么快,简直没活路啊。
“所以还是你自个儿喝吧。”
苏沐橙上下打量了一下自己虽然因为肚子看不见腿,这胳膊内侧都有松垮垮的肉了,还补啊…
“我觉得不用补了吧,秀秀说了,补太多不好。”
“张嘴。”叶修又夹了一筷子土豆片,“她那时候都养成个球了,你还有差距呢。”
她嘴里塞着土豆片,好不容易嚼了嚼嘟嘟囔囔得说:“那生的也不容易啊,而且哪有像球。”
他从隔壁桌儿拿了两个塑料杯,倒了一杯水,感觉有点烫就两个杯子倒来倒去弄凉了才递给她,“慢点吃。”
苏沐橙突然问叶修,“你喜欢男孩子还是女孩子?”
奈何早已身经百战瞬间回答,“长得像你的都喜欢。”
她有些奇怪,只能说抓到的点还真异于常人,“长得像你你就不喜欢啦?”
“我都看自己看那么多年了,可不看腻了么。”
“那你就不会有看腻我的一天?”
“看不腻,就算变成姥姥了都是最好看的。”
腻歪完两个人以消食之名慢慢溜达回家,至于车就搁在了街角,虽然第二天被贴了罚单。
又是一天深夜,苏沐橙戳了戳叶修的腰,“我饿了。”
两个人轻手轻脚地溜出去觅食。
沐橙的预产期在二月份,跟她自己的生日倒是很相近,如今挺着一个六月份的“气球”硬是被叶妈推出家门散步去了,包括叶修。身经百战的叶妈说了,多走走多活动活动好儿。
这个季节的B市已经有了阵阵寒风,吹在身上冷得很,原本就带球跑又裹了一层厚厚的衣服,苏沐橙觉得自己走路都快是一只企鹅了。
叶修把她的一只手揣进自己的大衣口袋紧紧握住,另一只手把围巾分一半围在了她的脖子上,还带着一股热气。
“你不冷啊?”她的手在冬天一直都冰冰凉,被他一握有了点知觉。
两个人并排走在街道旁边的路灯下,影子拖的长长的,他头也不回得说:“那也不能冷着你。”
苏沐橙突然想起来之前看到的科普帖,讲体寒的,就想把手抽出来,不过反被握的更紧只好开口:“一冷一热会长冻疮的。”
“谁说的?”叶修心不在焉得问了一句,这么不靠谱的话应该不是自家老妈说的。
“帖子呀。”她轻快的语气回答了他的疑问,果然有够不靠谱的。
叶修叹了口气,有些无奈的看向她,“我觉得有句话挺对的。”
她抬起头盯着他,一双泛着水光的眼睛露出好奇的表情,“什么话?”
“一孕傻三年。”
然而在叶修说完这句话后就被故意踩了一脚,“嗷!”很庆幸,因为怀孕她没有穿高跟鞋,不然就不是鞋尖了得是鞋跟儿了。
苏沐橙把头转向另一边,把毛茸茸的后脑勺留给他,“哼!”
叶修看着她的头顶,一把把她环抱住,圈外怀里,好声好气地科普,谣言等于屁的公式,“沐橙,你看你都多少年没长过冻疮了,所以不可信对吧。”
虽然她觉得有那么点道理可是他居然说自己傻,此时内心的小恶魔仿佛在向她招手,你来呀~我们来捉弄他~
“也是哦。”叶修一听她这么说就把心放了回去,“不过你居然说我傻。”
再加上后面一句又把心给挪到了喉咙口,“咳咳,这不是俗语么。”
苏沐橙却突然回过头对他笑得格外温柔,“作为说错话的惩罚我要吃汤圆,你包的。”
老婆最大,叶氏名言之一。【敲黑板】
叶修一口应承下来,即便是再难这不是老婆说的么,不就是汤圆儿么,还能有多难,“好好好,到时给你当夜宵儿。”
两个人继续往前走,苏沐橙还忙着在一边罗列,我要吃菜肉馅儿,枣泥馅儿和豆沙馅儿的。他的表情大概是欲哭无泪,谁让自己嘴欠呢。
天气冷下来后,就连广场上跳广场舞的阿姨妈妈们都休息了,只留下了一家家店的灯光和路灯。这时候的行人大多都赶着回家,他们两个慢悠悠地走在路上倒显得格外奇怪。
万圣节的街头装饰还在那里,南瓜样子的小彩灯不甘心得闪烁着,提醒路人它的存在。
苏沐橙原本低着头看着那个出神,视线里却闯进了意外的来客,不算大的白色从天空散落下来。
她伸出手去接住那片片小雪花,还是心存怀疑,“初雪?”
叶修放开了她的手绕到她身后帮她带起帽子后才欣赏起这难得遇到的初雪。
小雪花在她的掌心里不一会儿的时间就化成了水,甩了甩又缩回到口袋里。
“看到初雪的人是幸运的。”
“这句话在我还是个小女孩的时候就被你俩骗过。”苏沐橙回忆了一下笑了起来,那两个笨拙的想要让自己开心起来的少年,“还特地买了个水晶球装作不具名的礼物来证明。”
 叶修听完也笑了,那时候苏沐橙因为考试考差了不开心,他们两个就特地看好天气预报带她到小公园在寒风中等着不一定准的初雪。然后在长凳底下放了包装好的水晶球,装作“幸运”。
“那今年的幸运就是我肚子里这个的到来咯?”她想了想看向了黑漆漆的天空,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的天空,似曾相识。
“你那么辛苦哪算幸运。”他语气里带着心疼,又有一份幸福,“这一个月又一个月的多遭罪。”
“可是我很开心,他或者她降临在这个时候,可以生活在我们的关爱和陪伴下,一点点长大。”苏沐橙握起了叶修的手,看向他的眼睛,“然后我们俩一起慢慢变老。”
叶修弯下腰举起她的手亲亲吻了一下,“那,我亲爱的沐橙,我们回家吧,不然衣服要被雪打湿了。”
风吹在身上又更冷了一些,前面的人儿还在说着暖腾腾的汤圆儿。

“我说啊,你就别绕了,烦不烦啊!”在手术室门口等着的叶妈妈和叶修,一个一直在走来走去,都没见他停下来过,果然是个傻儿子。      “我担心沐橙。”
叶妈妈白了自己儿子,“沐橙身子骨不差,而且几次检查不都挺好的,你急也没用。”
叶修听完就坐了下来,想起件事,“妈,你喜欢孙子还是孙女?”
叶妈妈想了想,盯着叶修那张脸,“都喜欢,孙女肯定长得像沐橙,那多可爱啊。孙子嘛,长得跟你一样没劲,我都养大两张一样的脸了。”
叶修暗自松了口气,看来自家老妈不是很在意男孩女孩,那就放心了。
又等了一会儿之后,护士从里面出来,“苏沐橙的家属?生产结束了,是一对龙凤胎,你们去看看吧。”
叶妈妈满脸笑容跑去看两个小包子,叶修则是去看苏沐橙。因为刚刚生产完,她的脸上都是汗,不过还是醒着的。
“是儿子…还是女儿?”
“一对龙凤胎,哥哥和妹妹。”
苏沐橙听完就笑了,之后因为太累所以直接睡着了。
叶家因为这两个小包子的到来自然是开心极了,就连叶爸爸严肃的脸都变慈祥了。为此叶修还笑了他爸好一阵子,难得看到这样的爸。
两个小包子从小就很听话,又乖巧,因为叶修和苏沐橙长得都不差,自然是相当得可爱。妹妹确实像极了苏沐橙,哥哥倒是像苏沐秋小时候的样子。叶妈妈倒是很开心,要再来一张叶修的脸她就要审美疲劳了。
从小小的两个长到了五岁,哥哥从小就知道要护着妹妹,脾气很好可是就是和叶修不太对盘,老是窝在苏沐橙怀里笑叶修。让叶修觉得该不会是自己抢了苏沐秋的宝贝妹妹,这货投胎来折腾自己了吧?
苏沐橙有天看到哥哥抱着一本相册看的时候,就坐到他旁边,“妈妈,这是谁?”
“这是妈妈的哥哥,就是每年带你去看的。”
哥哥盯了三人合照许久,就伸出小小的手抱了苏沐橙,“妈妈不伤心,还有我和妹妹陪着你。”
苏沐橙被他突然一抱有些惊讶,哥哥这么小感情就这么细腻,不过还是把叶修排除在外有些好笑。
“妈妈这辈子已经很幸福了,有了你爸爸,还有了你和妹妹。”
之后两个人一大一小窝在一起看照片,时不时笑得东倒西歪。
叶修和苏沐橙两个人的两只小包子也一天天随着时间长大,从一开始到处乱爬追着两位老人,再是蹒跚学步到现在跑几步都没事儿了。      叶修如今在国家电子竞技局工作,也算是不低的官职,虽然听起来蛮高大上,日常还是在办公室里偷摸着打打荣耀。苏沐橙选择在两只小包子还没上幼儿园前都在家里,不接活儿干。参与小包子的童年可比任何事情都要重要。
哥哥和妹妹快两岁了,明明只隔了没多久出生两个人的性格倒是天差地别,特别是在对待自己父母上。      妹妹喜欢缠着叶修,基本上在家里都黏在他身边,每天都是笑呵呵的,露出两个小小的酒窝。苏沐橙有时候还挺吃醋的,不过女儿是父亲前世的情人嘛。      至于哥哥看到叶修经常会绷着一张脸,除了跟苏沐橙一起才会露出笑脸,两位老人也很是奇怪,叶修叶秋两个小时候也挺爱笑的。怎么哥哥就是表情有点少,特别对叶修极度嫌弃。      叶修倒是不怎么在意,有一个小版的沐橙就可以满足了,开玩笑说:“大概这小子是你前世的情人,所以才嫌弃我。”       一大家子选择无视他,明显胡说八道瞎扯呢。
多了两个小包子生活也有所改变,虽然在叶修退役之后苏沐橙就强制他戒烟,但是那么多年的烟瘾也不是说戒就能戒的。经常趁着出去买东西的时候偷偷吸两口,直到苏沐橙怀孕他彻底把烟丢下了。      这么好的生活,他还想多享受一会儿呢。有了顾虑自然就会有改变,对于苏沐橙看来是喜闻乐见的。她只想跟他一起,能走多远有多远。
正值周末,叶修休息在家,苏沐橙想想弄点馄饨吃。因为当初受邻居影响,她会包的倒是S市的大馄饨,拽着叶修出门去附近超市,馅料买了已经打碎的猪肉和两捆芹菜,馄饨皮也是现成的。      等到两个人回来的时候,两个小包子已经醒过来,自己跑到玩具房里一起折腾去了。这个年纪也确实好动,叶修看帮不上什么忙就去带小包子玩。      苏沐橙和保姆一起开工,两个人一个剁肉一个切芹菜剁成碎,调味是她自己来的。芹菜碎,猪肉再加上葱末和姜末,颜色丰富得很,加了橄榄油,盐,一点点料酒,两勺酱油,调好味之后馅料已经散发出一股香味了。      她让保姆先包起来,上楼看叶修和两个小包子玩得怎么样。      “恩?妹妹呢?”      叶修转头看见苏沐橙站在门口,“她去给我倒水了。”      在叶修说这话的时候一边的哥哥露出了奇怪的笑脸,不一会儿就看见妹妹拿着她自己喝水的小碗跑过来递给叶修。      递完就跑到苏沐橙跟前伸出两只小胳膊,闪着两个大眼睛卖萌求抱抱。      苏沐橙感觉有点奇怪,把她搂在怀里,妹妹一向很体谅大人,都不怎么要求人抱她,除了…在恶作剧之后才会这么干。      “妹妹,你在哪里倒的水?”      叶修没注意她的表情直接就喝了,刚才妹妹已经给他过一小碗。听到苏沐橙这么问,他也有点好奇。      妹妹软糯糯的声音加上小手一指,“那儿!”      “哪儿?”      “妈妈来!”      她看苏沐橙没有发现就两只小手抓住把人往那里引,苏沐橙弯腰跟着妹妹越走越不对,不会是…      “噗…你个小坏蛋。”      叶修跟在后面过来,哥哥慢悠悠得走在最后面,依旧是那个奇怪的笑脸。原本好奇的脸在看到厕所之后变形了,他大概知道刚刚喝的是哪儿的水了。      他哭丧着一张脸,朝她控诉,“……沐橙,妹妹怎么这么坏。”      苏沐橙带着妹妹忍着笑退出去,“谁让你也不想想妹妹怎么能够到倒水的地方。”      “女儿倒的水能不喝么!”      “没事儿,就算是马桶里的也不会生病的哈哈。”      “…………………”      她看向哥哥的时候,这小子还若无其事得望着天花板,“你们两个小坏蛋跟我下去,别捉弄你爸爸了。”      虽然中午吃了一顿美味的馄饨,然而叶修总觉得嘴里有一股散不出去的味道。
俗称,前世的情人,今生的冤家。

又一年临近圣诞节的时候,冬日的清晨阳光依旧灿烂,却少了那份热度,透过阳台落地窗照射在了地板上,厚重的窗帘挡住了那想要窜进来的亮光。
房间里只有床头柜上一盏小小的兔子灯在发着光,大抵是睡着了却忘记关上。
黑发和棕发交缠着在一起,有几缕调皮的头发绕在了叶修的脖子上和胸口,被外面的动静吵醒后慢慢睁开眼睛,看向天花板发呆,让脑子清醒一下。
手臂因为给苏沐橙当了一晚的枕头有些发麻,却舍不得动一下。被自己圈在怀里的人儿睡得正熟,身体甚至感受得到她的呼吸。
一直都知道苏沐橙的容貌是属于真好看的类型,然而似乎从来没有仔仔细细地观察过她。
兔子灯的灯光映在她的侧脸上,柳叶眉,因为睡着没睁开她闪闪发亮的眼睛,睫毛如蝉翼,小巧的鼻尖,嫣红的嘴唇,嘴角挂着弯弯的笑。
他认真思索了一下,要自己在古代是个君王,那绝对只爱美人了,江山再壮丽不如她的一丝一毫。
她突然动了一下,翻了个身后拿后背对着他,他这时候倒可以把手抽出来了,一边小心翼翼地活动着手臂,一边轻手轻脚地掀起被子下床,帮她掖好被子。
床上的人团成了一团,从后面看就是个蚕宝宝,叶修忍不住笑出了声,又立马憋了回去。
苏沐橙听到了自己耳边传来的笑声,眼睛都没睁开含糊地打了个招呼,明显还没睡醒,“恩…早啊。”
白皙的手臂伸出被子揉了揉眼睛后,又缩回了被子里面,这才把睡意赶走了一点。她只留下一个头露在外面,眨巴眨巴眼睛看着他。
他把掉在地上的衬衫捡起来套上,看向她,“早,要不要起床?”
“不要。”
他也猜到是这样的回答,轻笑一声继续穿裤子。
苏沐橙直直地盯着他看了半天,把叶修盯得都有点发毛,用眼神询问她怎么了。
她伸出半个手掌朝他招手,说:“你过来。”说完之后就从被窝里钻出来,坐在床上给站在床边的叶修扣起了衬衫扣子。
大概是她突发奇想的吧,然而却让他有种看到了天使一样的感觉,那样轻柔的动作,帮他捋平衬衫褶皱的手,都像是无暇的天使。
“沐橙。”
她没有看向他,只是发出了个鼻音,“恩?”
他弯腰亲吻了她的脸颊,“你真美,一辈子都看不腻。”
听到这句话后,她笑得格外甜,这个情话满分的叶修大大还是头一次见呢。
“那就请我一辈子的伴侣叫你女儿儿子起床吃早饭,我睡回笼觉了。”
苏沐橙说完这句就又钻回了被窝里,裹得严严实实地望着他。
叶修穿上了外套拍了拍“茧蛹”,回答她:“遵命,老婆大人。”转身走出了他们俩的卧室到隔壁儿童房去了。
她看着床头的兔子灯,萌萌的模样柔和的光,这个还是蜜月时候在一个古镇上买的,不是什么值钱的物件,却是舍不得丢掉。
带着笑又心满意足得睡着了。
到隔壁去的叶修偷摸着把买好的小礼物塞到了两个挂在墙上的袜子里,至于苏沐橙的放在了兔子灯的背后。

29 Dec 2016
 
评论(12)
 
热度(125)
© 樱谷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