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叶橙&张艺兴
不吃bl 任何拆家 all类
不YY真人
不吃任何真人cp
拉踩辣鸡
no团饭no蕾担no队友粉no跑三粉
 
 

【伞秀】用我一瞬陪你一生

*伞秀伞秀伞秀,苏沐秋x楚云秀

*参的阿书的伞秀无料

*少量叶橙

“沐沐~沐沐~”
苏沐秋在走廊里喊着苏沐橙的名字,一边喊一边到处翻来翻去,在一个不小的宅子里玩捉迷藏,果然不是件理智的事情。
这时候,他只能微微叹气,谁让是自家妹妹的要求呢?
而苏沐橙却躲在院子里的大树上,从走廊里的窗看到自家哥哥到处找她的样子,两只腿晃来晃去,很开心的笑着。难得哥哥有时间可以陪她玩游戏,平常都那么忙。
一阵风吹过枝桠上的树叶,苏沐橙扭头看着有响声的方向,却看到了一个人站在树杈边缘。
“姐姐?”她谨慎地出声,即使哥哥曾经说过不要和陌生人搭话。
微微低头,发现是那个人类的小姑娘,长得倒是越来越可爱的,可是,她,还是不喜欢人类。
“你,看得见我?”清脆悦耳的嗓音,苏沐橙即便是没看到她的脸,也可以猜到肯定是个美丽的人。
还没来得及回答,就只见她蹲下身子,和坐在树枝上的苏沐橙平视,“好久没有人看到我了。”
“姐姐你孤单么?”
也许是因为小姑娘糯糯的嗓音说出的童言,她倒是不怎么讨厌,甚至还有点喜欢,就伸出手揉了揉苏沐橙的头。
“人类的时间,真是短暂啊。”不知不觉中,苏沐橙就这么睡着了,睡在了她的怀里,因为心情挺好的就任由她去。只是在苏沐秋找来之前把她放在了树下,靠着树干,自己则躲在树上看着苏沐秋背起小小的她进屋。
苏沐秋背着睡着的沐橙走在走廊上,一扇大玻璃窗透过夕阳的血色,他看向外面庭院中的那棵树,树影婆娑,却觉得刚才那里还有人。
心里想着大约是错觉,继续往前走转弯到了房间里,把她放在床上盖好被子,就走出去把门带上。

“家主,有客人到了。”从阴影中走出来一个带着兔子面具的人,垂首现在苏沐秋身后,声音平淡得叙述。
他没有回头,走在了前面,“也是时候了。”
“是。”
苏沐秋微微抬头,太阳渐渐落下,再过一会儿连夕阳也看不到了。没有光的夜晚,是妖怪们活动的好时候。
“苏先生,近期有个除妖人的聚会,四大家族都会到场,这次您?”
手中拿起茶杯,抿了口绿茶,朗声道,“我去。”
“那就恭候您的大驾了。”对面的人带着虚伪的笑意,身子稍稍弯曲就算是致意,转身离开客厅走向大门口。
“哟,这次怎么去这么麻烦的地方了?”从屏风后面走出来一个白袍人,手里拿着扇子摇啊摇,显得格外吊儿郎当。
“叶修你也闲不了,最近可不平静啊。”
“听下级妖怪们说了,估计还是四大家族的利益不均吧。你这个局外人何必掺和进去,不是还有沐橙要照顾么?”
“沐橙的妖力越来越强了,几乎和我不相上下,若是被他们发现,后果不知道有多严重。”
“有我保护的人,谅他们也不敢怎么样。不过你们这九尾狐的后代,都这么多代,也没出过你们俩一样奇葩。”
“我们是人好么,明明你才是妖,好意思说。”
“别打岔,你的结界没出问题吧,沐橙身上有股我不熟悉的味道。”
叶修打开扇子装模作样得扇了扇,一点都不在意,“没事,我认识,她呀喜欢沐橙。”
苏沐秋瞥了叶修一眼,照这话来说,那就是妖咯?还应该等级不低,能无视掉叶修的结界。
“话说你们人类还真信童男童女这种说法啊。”
“那群老不死的为了长生不老有什么弄不出来的,要不是因为这个苏家至于沦落到今天这地步么!”

苏沐橙突然从门边探出半个头,冲着苏沐秋喊了一声,“哥哥?”大概是睡了一会儿醒了跑来找苏沐秋。
“沐橙啊,让你哥纠结去,我们走。”叶修说完就牵起苏沐橙的手带她走出了长廊,只留下苏沐秋一个人坐在屋子里考虑着对策。
目前以他的能力和人脉还不足以与四大家族抗衡,可这次邀请明显就是鸿门宴,傻子都知道他们等不及了。
祖上不知道哪一位老祖宗和九尾狐有了姻缘,结果苏家从那时开始就有了半妖的血统,能力愈发出色。被其他有心人得知后,捉了族人,拿去做药。流传下来也不知怎么就变成了有长生不老的功效,为此本族人越来越少,直到只剩下他和苏沐橙两个人。
庆幸孩时有祖宗庇护才活到现在,四大家族轻易动不了他们,却不代表不能动,只是代价太大。
看来,他们是不打算等下去了。
苏沐秋抬起头看向外面火红的夕阳,喃喃自语,“那你们可要准备付出相应的代价啊。”

叶修等到苏沐橙睡下,穿过墙壁慢悠悠走到树下,抬头,“哟,就知道是你。”
楚云秀俯视看他,想必是从那个小姑娘身上的气息知道是自己,张嘴就讽刺他,“你也不是狗妖啊,鼻子这么灵?”
“难得见到老朋友你就这么对我。”他故作伤心还拿手捂着脸,要多恶心就有多恶心。
她一脸嫌弃,摆摆手,坐在树杈上,“行了行了,有事儿说事儿,没事儿滚蛋!”
瞬间变回正经脸的叶修对着楚云秀说:“最近那群老不死的有动静了。”
楚云秀则是瞟了他一眼,“你在说你自己?”
“诶,这不是你叫我盯着得么?”
“所以,要我做什么?”
“陪苏沐秋去聚会。”
她头也不低就问了一句,“凭什么?”
“因为我妖气太重,掩饰起来太麻烦,更何况还有沐橙需要我在身边。”叶修盘腿坐在树下,看着沐橙房间的那扇窗户。
本来想反驳他,让他变成女的不就完了,听了后面那句就不说出口了。那个小姑娘确实要人在身边。
楚云秀原本是生长在湖边的一株紫色鸢尾,经过漫长的时间修炼成妖,又因为某个契机法力提升,到现在,已经是很强大的妖了。
至于跟四大家族那些老不死的渊源还得从她是还是朵鸢尾的时候说起,曾经一对黄白鸢尾花陪着她一起,然而因为有了灵识,被他们弄去做了药引。而她,放弃了一半的灵识,选择修炼成妖。
叶修走后,她坐在树上,两条腿晃来晃去,这个苏沐秋说起来也倒有点意思,没见过对妖怪这么好的除妖人,他倒是头一个。
因为以前被他老祖宗救过,就把一丝灵识放在了院子湖边,化作一株鸢尾花。时不时透过这丝灵识,看着苏沐秋和苏沐橙慢慢长大,也在苏沐秋小时候差点被推到湖里帮了他一把。
仔细想了一下,他们俩有同样的敌人,那应该相处起来不太困难?
楚云秀也算个行动派,考虑了一会儿就闪到苏沐秋房间门口,刚站住里面就传来他的声音,“姑娘有事?”
苏沐秋说完就看见房门被一把推开,外面站着的妖是花化成的,模样自然不用说,还带着些花特有的香味,大概是鸢尾?
“我叫楚云秀,基本跟四大家族有仇,叶修托我陪你去宴会,后天在大门那里等你。”说完,又走了,就留下苏沐秋一个人一脸疑惑地坐在桌子旁。
“奇怪的妖…不过法力高强,那次沐橙身上感应到的就是她啊。”
楚云秀从苏沐秋那里瞬移出来,脸上还有诡异的红晕,这人在房间里居然不穿上衣!
暗处的叶修笑得格外开心,她居然还会害羞,百年一遇啊!

苏沐秋和楚云秀一前一后走在林间小路上,她在后面低头只盯着路,怕一看他就想到之前。
“楚姑娘…”
“啊?”
他思考了半天这是最好的办法,“待会儿委屈你只能作为式神身份跟我进去。”
“行啊,你就叫我云秀吧。”
“诶,那云秀?”
“恩…”毫无意外,她又脸红了…这男人没事皮囊长这么好干嘛,身材也不错。
两个人一边走,各有所思,不知不觉就碰到了引路人,毕竟设下了结界为了避免普通人误入。
一个扛着伞的小妖站在树丛上,指着一个方向,“两位请走这边。”
穿过结界就能看到不远处有一栋别墅,古色古香,屋檐下都挂着红色灯笼纹四神兽图案。显然,四大家族的地方到了。
青龙,朱雀,白虎,玄武都是千年前最强的神兽,而四大家族各为其分支,可惜到了如今血液越发稀薄,能力也走下坡路了,这才有了以药延寿的人。
门口的管家一看到苏沐秋眼睛都发亮了,这可是家主交代的贵客,立马就迎了上去,“欢迎欢迎,欢迎苏先生的到来。”
他淡淡得回了一句,“客气了。”
管家也是人精了,一看就知苏沐秋的态度并不好,依旧带着笑容替他引路,走进屋子后,越往里走就闻到了一股越来越浓的血腥味。
苏沐秋和楚云秀互相看了一眼,又继续跟着走。宴无好宴,不过这开场有点不对劲啊。
管家伸手推开大厅的门,四大家族的家主已经就位,虽然表面上很正经。可是血腥味都快压抑不住了,这就有点问题了。
苏沐秋走上前,而楚云秀默默跟在后面,他双手抱拳微微鞠躬,语带讽刺,“别来无恙啊,四家主,苏某从过去就很受各位照顾啊。”
说完,得到的却是一阵沉默,他们两个觉得越发来得诡异了。

突然大厅之中的灯全部熄灭,不知从何处传来一声响指,不受黑暗影响的二人就看到四家主的身体瞬间化为粉末,皆是一惊。看来四家主早已身亡,这才有了那么重的血腥味。
“欢迎,我的贵客。”
一盏盏灯随着这个声音慢慢亮起,是一个男人,没有妖怪的气息也没有人类的气息,莫非和他一样是半妖?可是那也不对啊。
他看了眼二人,又望向他们身后,“怎么小沐橙没来?”
苏沐秋一听到这句话,脸就绷紧了,“你想对沐橙干什么?”
“你应该知道的,沐橙有浓厚的九尾狐血统,可以帮助提高妖力。”
怒吼道,“你休想!如果要伤害沐橙就从我尸体上踏过去!”
楚云秀见状,这个八成就是四大家族背后的人了,估计是反目成仇了,既然加害者已死,那么那日的仇就拿他来报,“要那个小姑娘先过我这关!”
她冲向了那个男人,手中幻化出鸢尾花的花朵,朝他拍了过去。一朵朵紫色鸢尾快速飞向了那个男人,却在离身体还有一公分的时候停住,掉落在地上。男人一脚踩上去,从背后掏出弓箭,默念除妖咒语依附在箭上射向楚云秀。
带着锋利箭头和咒语的弓箭朝着她飞过来,在这个速度和距离下,楚云秀根本无法闪避,直到快射中她的那一刻,黄白相见的鸢尾花浮现在她面前,抵挡住那一支箭。
不知道为何,悲伤席卷了她,红色的眼泪流了下来,一滴一滴滴在了地上。
苏沐秋从后面拍了拍她,“你是幸福的。”说完就站到她旁边,从袖子里掏出两把特制的枪,填充的子弹是由法力形成的。
从枪上浮现出红色蔷薇和蓝色玫瑰的纹路,填充子弹的时候显现出光芒,抬手,射击。他的表情只有冷漠。
即便是那个男人再快也还是中间一枪玫瑰的子弹,顿时感觉身体一块像被冰冻住一样,逐渐麻木,但是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
此刻楚云秀已经好受多了,看到男人那么笑不由得想,这人受虐狂?被打中了还笑?虽然有些分心,可手中的动作没有停住,依旧是一朵朵紫色鸢尾朝他飞去,这次的目标是眼睛!
不得不说,他们二人的默契度很高,在楚云秀攻击眼睛的同时苏沐秋再次射击,瞄准了腿,但是男人也没只看戏,双箭齐射。
因为被冻住一块行动有些迟缓,被楚云秀的紫色鸢尾花打中了眼睛,不过躲过了苏沐秋的控制。他们二人一齐闪开,箭矢无情的射中了那个管家,灰飞烟灭。

男人摸着自己受伤的那只眼睛,嘴角弯起,“看来我小看你们了。”
“所以你才会有这样的下场。”楚云秀毫不留情嘲讽他。
一滴一滴的血滴在他的脚下,男人念起了这句话,“以吾之血为契,吾的奴仆,出现吧。”
二人大惊失色,该死这下没完没了了。
在他们面前出现了四大家主,正确来说,是亡灵。亡灵打不死,这是最变态的一点,但是却可以封印,而封印的咒语早已在流传中消失了。
苏沐秋变换蔷薇的子弹,将火焰变成光,射击,而楚云秀看了他一眼就继续攻击那个男人。
一朵巨大的紫色鸢尾在她的头顶盛开,飞向那个男人,将他笼罩在其中,慢慢一点点缩小。
光虽然可以减缓亡灵的速度和能力,可是毕竟治标不治本,若想破解,要么封印他们要么杀了施术者。前者他们两个做不到,可是后者是他们正在做的。
男人撕开了笼罩他鸢尾花的花瓣,慢慢从里面走出来,“鸢尾花妖啊,曾经倒是有过一对黄白鸢尾的灵识作为药引呢,虽然没什么效果,很是失望。”
楚云秀越发的愤怒,那是她的姐妹,陪伴她从出生到有灵识,被生生夺取灵识只因为做药引,如今还说出如此的话。方才是姐妹对她最后的保护,她从来不知还有她们的结界。
因为愤怒,她的攻击越来越快,然而对于那个男人来说没什么作用。见到这一幕,她默默念起了一个禁咒,也许成功的后果是失去灵识,化作原型。可是,她不得不这么做,因为她不愿意苏沐橙跟她的姐妹一样下场,也不愿意苏沐秋死去。
男人看着苏沐秋向亡灵射击笑了一笑就无视之,再往楚云秀那里望的时候却有些慌了。活了这么多年自然见识过很多,禁咒也不再话下,而她就是在念禁咒,非常强力,一但成功他将死无葬身之地。急切得向楚云秀攻击,一连三发箭矢直冲门面。
苏沐秋将箭矢打飞,并向他射击为楚云秀赢得时间。
她念完后,笑着对男人说,“放心吧,你不会留下骨灰的,就到地狱里去忏悔吧。”
“不!!!我是最强的!!!”男人气急败坏得咆哮,可是黑暗逐渐吞噬了他,直到消失殆尽。

苏沐秋感觉到背后的动静,就问,“你醒了?”
刚刚睁开眼睛,脑子里都是一团乱,楚云秀有些迷糊,“我怎么了?”
“你杀了他以后就倒了。”
“哦,看来我运气不错,没变回原型。”她喃喃自语。
“后果就是这个?”
“对,这是代价。”
苏沐秋回想起当时她确实慢慢浮现出紫色鸢尾花的样子,就割了手腕将血滴在她嘴里。其实,他一直记得小时候被那些妖怪差点推下湖的时候,是她救了他。
“谢谢你。”
楚云秀好像听到苏沐秋说了句什么就恩了一声,获得的答案是没什么。
既然大仇已报,那就该撩撩他了,难得碰到个这么对味的。她伏在他背上笑了起来。
即便是他的生命对于她来说是一瞬,那她就陪他一生吧。

12 Jun 2016
 
评论
 
热度(21)
© 关你屁事-A- | Powered by LOFTER